博客已经成功切换为 Wordpress! My blog has been switched to Wordpress!

城市很小,小到触手可及

社评情感 edwardfang 7年前 (2011-06-14) 53次浏览 1个评论

点击查看原图

一栋栋建于 70 年代的楼房前,聚满了人群。叫嚷声,敲打声,汽笛声,这里的居民就在喧嚣声中彼此忙碌着,一辆辆装满货物的车驶走,又驶来。路两旁,一字摆放着即将被出卖的破旧家具,书籍,日用品。­

金黄的光线悄无声息地蛰伏在各式旧物的身上,一只被人用过的半截铅笔,它安静地横躺在脏兮而凌乱的角落,似乎想用这种低调的落寞去掩饰自己悲楚的姿势。 当我第一眼看到它时,我不禁想笑。心想,这帮人是不是都穷疯了,这个也卖!随后,我又举起喇叭,冲着扩音器喊,收像章,旧书,旧表,小人书……。­

“喂,收东西的”­

一个雍胖的中年男子,挺着被发黄背心覆盖的肚皮,边喊边向我走来。左手拿着扇子不停地驱赶头上的汗滴,右手提着一个小布袋。神秘兮兮向我靠近,一缕暗香夹杂着汗臭也涌进我的鼻腔。­

哥们,你看看这些东西能值多少。说罢,他打开了一个灰褐色的旧布袋,从中拿出七八枚像章。我顺手接过,一一看了看。摇了摇头说,不值钱啊!哥们,没看到啊。这里摆摊的地上就有好几个和你手中的一模一样的。这些我只能给你五十。这些东西真的不值钱,你看怎么样?­

男人失望地又说:你再看看这些信封,应该值些钱吧!男人边说边又变魔术似得从布袋里拿出了一沓信封递给我看。我仔细地翻了翻,惋惜地说:可惜了,都不是实寄封。唉!如果是实寄封,你别说,还真能值点钱。­

你开个价吧。我说。­

胖男人贪婪的目光中扫过一丝狡黠,说,一千。­

这不是开玩笑吗?我不屑一顾地把信封与像章还了他,转身就走。­

胖男人急忙拉住我的衣角,呲了下牙说,兄弟,你给价。你最多能给多少? 胖男人边说边时不时地回头东张西望,他那猥琐的样子,我真怀疑这些东西是他偷来的。既然这样,我就给他一个痛快的,我伸出摊开手掌,说:五百。行就行,不行就算了。­

男人犹豫都没犹豫,点头就同意了。­

他接过钱,转身又扇着他那带有香味的扇子走了,我似乎听到了他的窃喜声。­

我接过包,又把这些像章重新放入了我的背囊中,然后我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七月的天气,闷热的让人如坐针毡。尤其到了午后,毒辣的阳光似乎想要把路上的行人一一嗮成发臭的鱼干,方能满足它变态的心理。我带着胜利,骑着电动车快速驶离了这条即将被政府拆建的老街。­

我回到家里,边吹着风扇边翻看那些像章。里面除了几枚像章都是文革时期毫无特色的垃圾章。唯独有枚长方型的胸章吸引我的注意力。虽说年代有些久远,但经过我的特殊处理,又展现了它原有的风貌。胸章的背后清晰刻印着: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军。正面是九个用楷书写的金黄小字体:中国志愿军二等英雄。­

这是一枚英雄胸章。不知怎么会落入那个庸人手中,我不禁为此感到惋惜。总共收了八枚,外加信封。这么一算,这枚英雄胸章才值近百元。也真够贱的! 如果这位曾经在战场出生入死的仁兄还活着,知道了这事。他的鼻子不得被气的歪了不可。我在嘲讽中把布袋里的信封拿出。 ­

我点了点信封的数量,一共是 12 封。每一封信的右上角处都盖有一个红色戳印:中国军邮。每封信的落款都是同一处:中国志愿军某某部队。邮寄栏上一律都是空白一片,上面只有被时光雕刻而成的暗黄。信口处无一不例外地都微翘着,似乎在为它们离开旧居之后的命运而哀愁。­

非常的可惜啊,每个信封的背面没有落地日戳。如果有了,每封信怎么也得值一千多。我自言自语地说。我突然发现,每一封信封背部,都有个数字标记。从 1—-12 依次排列。­

炙热的气流,像是一只只燥怒的马蜂向我涌来。心烦意乱,让我根本无法安歇。我也懒得再看下去,又把它们重新放回了布袋中。用脚轻轻一用力,它们就安详地睡在了我的下铺了。­

第二天上午,我骑着电动车又来到了这条即将被拆迁的老楼前。高举喇叭喊道,收像章……。刚喊了一半,一个纤细的身影突然出现我的车前。我措手不及地急忙捏闸,人到没撞上,但喇叭却由于惯性被硬生生地甩了出去。啪的一声,碎了,喇叭各个零件身首异处了。­

心有余悸后,我停稳电动车。决定找这个冒失鬼理论下,那个人没又逃离现场,而是静静地注视着所有发生的突然。­

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像一尊泥雕般站在我的面前,一动也不动地伫立在我的车前。她身边散落着才陪伴我不到一年的扩音喇叭。­

无名的怒火,腾地下被燃起。你这个人,过马路不会看车啊!­

女孩没有理睬我,而是抓住旁边一个人的胳膊问,是不是卖给这个人了,快说。­

我回过神,定眼一看。原来是昨天卖给我像章的那个中年男人。­

没等我说什么,中年男人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不是他,哪有这么年轻收破烂货的。回家吧,就别丢你老爸这张老脸了。­

不知何时,我们的周围聚满了看热闹的人群。纷纷议论,指指点点。­

女孩的右手依然握在中年男人的左手腕处,轻描淡写间就化解了这个百十斤男人的多次挣扎。­

女孩鄙夷地上下打量着我,是不是你昨天,收了我家几枚像章还有信封。­

我咽了口水口,心想:这姑娘不好惹啊,我还是忍了吧!­

你说的什么啊,什么章不章的!你走路没长……,你不会看路走道啊!我的这个喇叭怎么算,我用手指了指地上散碎的扩音喇叭。­

女孩桀骜地轻哼了一声,谁让你在人行道上行驶的。你还懒我,你没撞上我就算你走运了。赔你,门都没有!说罢,转身拉着那个男人大摇大摆地走了。­

我傻咧咧地站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离我而去的喇叭,又看了看逐渐远去的身影,又环看四周,看热闹的人群,像一只只惊鸟一般呼啦一下都散开了。­

妈的,今天真倒霉。不收了,打道回府。心意已决,骑车直奔家中。回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冻啤酒,一口气喝了半瓶。­

躺在床上,暗骂自己真没用。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怕一个小破丫头。真郁闷!举瓶又把剩下的半瓶统统灌入肚中,冰凉的酒水只能暂时给我一时的清爽。 ­

一股莫名的好奇,让我有了偷窥他人隐私的欲望。­

我下床,从床底把那个布袋打开,把那 12 封信拿出。我随手打开被标记的①,信纸的正上方赫然写着四个鲜红的大字:保家卫国。随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整齐的字体,无情的岁月正在让曾经的清晰悄然淡逝,上面那些湛蓝的墨字究竟还能坚持多久才能彻底消退?­

我轻声读着,可读着读着,我竟能顺口轻哼起这些文字。原来,这是一首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上学时,学校一有什么表演节目。各个班级就会差不多拿各个革命歌曲当作秀节目,这首歌也不例外的被我们高歌过多次,心底刹那间涌上无限的怀念与失落感。­

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进抗美援朝打败美帝野心狼 …………。­

我边哼歌边往下看。­

上面的歌,小惠你会唱吗?我们部队的每一个战士都会唱这首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听说,今天我们就要渡过鸭绿江,踏上朝鲜战场了。我很是兴奋,能为祖国尽我微薄之力是我最大的荣幸。我不会为毛主席丢脸,也不会为家乡人民丢脸。我一定会凯旋而归,带着胜利的微笑回去找你。我们一定能赶走这帮敌人,把幸福的光明还给朝鲜人民。小惠,我很想你,非常的想你!我如果不去参加志愿军,或许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但我是个孤儿。是政府把我抚养大的,现在是我该回报国家的时候了……­

我心里暗笑,那个年代的情书真搞笑。­

似乎时间倏然间被拉回了 20 世纪 50 年代初。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会在此时的不经意间触摸到一个沉睡的脉搏,跟随复苏的跳动去寻找一段段被谁遗忘的过去;或许就像那只落寞的半截铅笔,用它悲楚的色彩去素描那些曾经的温馨与残酷。­

我坐在车里都不知道多久了。我们连夜兼程,吃住都在车里,好颠簸的山路……­

此时,我的脑海中突然升起了一个宏伟壮观的画面。一辆辆军车插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延着弯曲的山路中悄然急行。那个封中的主角就坐在某一辆的车厢中,一脸军人特有严肃地表情,双手紧紧抓握胸口前的一把钢枪。­

[想到这里,我嘴角一扬,满脸不解,为什么那个年代的人们都会那么傻里傻气的,好好在家里宅着算了,为什么都自愿去从军干嘛!]­

我又继续读下去: 听说,我们部队是第一支即将踏过鸭绿江的大部队。由于在车上坐的时间太长,当我的双脚落在这块陌生的国度上的一刹那,我似乎感动双脚被人锯到了一半,缓了好一会儿才回复了正常知觉。我的耳边响着零星的炮声,或许那是哪个城镇在用礼炮欢迎我们志愿军的到来吧。原来这个国家下的雨水和咱家乡是一样的酸涩冰冷。小惠,你保重。我就写到这里了。信纸上的落款处正好被水渍给洇模糊了,只能隐约看到:­

1950年 10 月**日 王** 。其余的字体根本无法辨认。­

好家伙,半个世纪了。你参什么军啊!能在时隔五十年后读到这位前辈的故事,难道是注定的缘分,好奇心驱使我打开被标有②的封信。­

小惠,这封信是我在战壕里写的,敌人被我们打退了很多次。就在刚刚震耳欲聋的炮声还不停地落在我们周围。今天上午,一个敌人冲到了战壕内,我当时真的惊呆了,此时我的眼中只有一把明晃晃的刺刀在闪动。多亏班长发现的早,及时开枪,我的命才算保住了。­

这个敌人倒地后,痛苦地抽搐扭动着身体。当我与他的目光对接在一起时,我好害怕,我真的好怕!我在一双碧蓝的双瞳中看到了,哀求,迷离,绝望,痛楚,不舍,希望。他就这么只直勾勾地盯着我,最后这所有的一切都被一层浅浅的惨白所替代。一个生命就在我的眼前,化成了一具冰冷。如此之近,如此真实。小惠,我怕死,但不代表我是懦夫,我是怕以后再也看不到你了。如果……­

我看到这时,脑海顿时浮现了主角在战斗的场景。­

枪林弹雨中,如流星般的炮弹时不时地落在不远处。弥漫的火药味,一路摧毁着十月里的颓败的荒野,整个凹凸不平的山坡上,昨日还高耸的树木仿佛一夜之间原地蒸发了一样。­

一望无际的凄凉究竟还要被多少条鲜活的生命所祭奠,灼灼的火焰似乎想要吞噬在场所有人的呼吸,艳红的血液汩汩地从精致的弹孔中静静地流动,滋润着这块肥沃的土地。七个月后,这个国家满山遍野都会开满了艳红的金达莱,像火一样。可以一路烧到清澈的鸭绿江边,然后他就可以带着思念回到爱人的身边。­

生命甚是憔悴,又不堪一击!­

当我看到,落款处的名字时。刹那间,我的心被刺痛了。喃喃重复着:王卫国,王卫国,王卫国。小惠,小惠?­

我用微颤的双手折上了信纸,我不敢在看下去了。我害怕所有的一切都是现实。我现在唯一期盼的就是希望这是一种巧合而已。­

虽然,我还想从中寻些蛛丝马迹。但一股突涌的内疚感,使我感到偷看一个人书信的行为是很龌龊,卑鄙的!­

我看了看手表,才下午 2 点 45 分。我又把它们放入了那个本该属于的旧布袋里。骑车又来到了这个即将被抹去痕迹的旧楼前。期盼那个猥琐男人或女孩出现我的面前,我此时倒像个赎罪的羔羊,软绵绵地蹲坐在一个清凉的角落,目光紧紧地盯着川流不息的人群。­

烈日在落日余晖中慢慢淡去了它的傲慢。整个天空却被染成了连成一体的鲜红。敌人也开始了第二次猛烈的冲锋,高端武器在敌人手里成了胜利的筹码。撕裂山谷的叫嚣声,呼啸飞驰的子弹在我的头顶悄然划过。脑袋藏在笨重的钢盔里,只会加快汗滴的流淌。­

我瞪着血红的双眼,由于高度紧张的关系,致使把握枪托的双手在不住地发抖。我不得不承认,当我真的面对生与死的瞬间,我确实害怕了。但我不是懦夫。也许只有胜利才能证明我是强者!可当死亡来临时,脆弱能否轻易吞噬胜利的信念……­

就在我溜神的一刹那,一颗子弹穿过浓浓的烟雾,直接贯穿我的额头。血浆四溅,白黏黏的液体缓缓地从爆裂的后脑勺流了出来。我惊叫着,站了起来。梦,一场梦而已。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零星细雨,在没有任何征兆下整个城市就瞬间弥漫在了薄雾中。­

我忙躲入一栋居民路内,楼道内飘散着伤感的离别,斑驳的墙体悄无声息地滑落着细碎的沙石,几根外露的钢筋承载着整栋楼内的故事。­

爸,你怎么能这样。那是爷爷唯一的遗物,那是他的命啊。你怎么能说卖就卖呢?你还有良心吗?­

强烈的争吵声灌入我的耳膜,一个尖锐的指责声,从离我不远的一户人家传出。­

行了,你这个丫头。都叨咕几个小时了。这不是要动迁,家里没钱了吗?不卖它,你要卖你爸啊!­

女孩不依不饶地继续说,爸,再没钱也不能把爷爷的遗物卖了啊。女孩说着说着竟然哭了。­

就在我手握布袋进退两难时,一记重重的关门声与紧跟着一句话,爸,你自己想想你到底在干什么?!女孩走出了家门。­

事发突然,我急忙闪避在楼道里凹字型的墙角里。­

女孩快跑了几步,徒然间停了下来。倾斜的雨水,无情地灌在她的身上。她毫无知觉地伫立,用 45 度角的仰望姿势目视阴晦的天空。她像只被人遗弃的木偶在雨中努力寻找着最后一丝尊严。­

而我,藏在一个布满尘灰的角落,倒像一只苟且偷生的仓鼠在干燥的地方享受难得的安逸。­

我脱下外衣包住布袋,向她走去。­

给,这是你想要的东西,物归原主。我喑哑地说。­

那只木偶愣住了,惨白的脸上绽开了莲花般的笑容,在大雨中显得娇艳的无比。我一直用沉默的姿态看着她的变化。­

她突然哭了,一下抱住了我。我措手不及,不知我的双手该放在何处。一只填满石膏的雕像任由一只被掏空的木偶在其肩上肆意哭泣。大雨也在别有用心地冲刷着我们彼此的陌生。­

最后,那只沉重的雕像变成了逃兵。他轻轻地推开了那只轻盈的木偶。冲她说了句说,对不起。随后快速逃离了这场如电影片段的场景。­

一场的酩酊大醉,也无法让我平静这场突发的风波。我不再想去追究是什么命运的注定,还是什么狗屁的巧合。­

可无法控制的种种理由纠结在一起,脑袋不住地在膨胀,好像那场梦里的子弹真的射入了我的脑中。­

慢慢地,我终于安睡了。­

梦里,忧忧寡欢的奶奶,步履蹒跚向邮递员走去,嘴里不停地重复:有我的信吗?有我的信吗?邮递员无奈的摇了摇头。奶奶久久伫候在原地,像只风之残烛,哀怨的目光一直目送翠绿的车子消失了在茫茫的雾气中。­

一滴滴泪水穿过了纵横交错的纹痕,落在地上。泪慢慢地渗入在地里,汇成潺潺的溪流,去浇灌奶奶一直没有亲眼见过的一种叫金达莱的花。听说,那个国家满山都开满了艳红的金达莱,像火一样。可以一路烧到清澈的鸭绿江边,然后他就可以带着思念回到爱人的身边。­

点击查看原图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梦碎了,我醒了。我打开门,一个陌生而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左手拿着一只塑料袋,右手称着一把雨伞。我们彼此的对视,会意的微笑。­

请进。我打破沉默。­

女孩先是把塑料带与雨伞放在地上,然后从兜里拿出钱包。从中拿出了一沓钱,还有一张身份证。给,你的身份证。女孩腼腆笑着,白暂的双手拿着钱与身份证。双臂平稳地成一条直线,没有任何弯曲的角度。­

我一犹豫,还是收下了所有的一切。 沉默,彼此之间又是沉默。­

我走了。不好意思。打搅你休息了!女孩打破了沉默,转身拾起雨伞,推门要走。然后又补了一句:谢谢你!­

我微笑地点点头,没关系。­

女孩面带失望的沮丧走了,就在身影即将消失在楼梯处时。­

我一直翕动的双唇突然张开,大声问道:你认识,宋桂惠吗?­

女孩的身躯微微在抖动,像是在深夜中从繁华树丛里跌落的一片渴望自由的叶子,蹁跹着脆弱的肢体,被突起的风卷到一场可以时光倒流的光晕里。女孩缓缓地回过头,哀怨的双眼中噙满泪水。你看信里的内容了?­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从我的钱夹里拿出了一块半截的丝绸手帕。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展开她的面前。褪色暗黄的白丝上,绣有两个字:回家。­

女孩的眼泪无声无息地在滑落,她笑着。她也从钱包里拿出了一个半截丝绸手帕,她小心翼翼地展开。褪色暗黄的白丝上,绣有两个字:平安。­

是上天冥冥的安排,还是注定此生的邂逅!­

[曾经,两位老人未解的恩怨与谜题,今日终于会有了一个答案,会有一个了解]!­

我好想知道所有所有的答案。奶奶为什么每日要看见邮递员,而早早地伫候在街口。奶奶又为什么为冒着被人冠以狐狸精的骂名毅然和爷爷离婚。为什么奶奶在临终时,还无法合上双眼。手里还紧紧地握着这半截手帕。奶奶出殡的那天,年迈的爷爷长跪奶奶的棺椁前,为什么嘴里再说,对不起,对不起!这里到底都藏了什么秘密?­

有时候生活里的故事就像一部散落的片段,如果把记忆剪切,拼凑。最终会成为一部完美的电影故事。­

女孩开始在她的记忆里剪切她所记得的影像,而我又在旁边帮她拼凑起被遗散的片段。­

王卫国在即将登上开往战场的火车上时,宋桂惠在拥挤的站台哭着把一个信封塞到他的手中。然后又从怀中拿出她亲手为他爱人所绣的一只手帕,一记清脆的断裂声,王卫国携着平安去了,那个听说满山都长满了像火一样的金达莱,一路可以灼灼燃烧到鸭绿江边。­

宋桂惠裹着半截的手帕,开始了苦苦的等候。­

在即将到达朝鲜时,王卫国接到了同乡好友的一封信。当他打开信封。一行行熟悉的笔记像荆棘一样,字字都刺痛着他。信里大概意思是说,宋桂惠和别的男人处对象了。让自己留心点,别在回家后带个绿帽子。­

随后又过了几天,宋桂惠也来信了。她在信中告诉王卫国,由于家里的压力,她不得不听从父母的婚姻安排。所以她和一个会计员在处对象。而且,家人很希望她和这个男人能早日结婚生子。­

看完这封后,他的心就像那布满江对岸的那一片片枯干的枝叶。一碰就会支离破碎,削离的枯叶乱草飘浮在冰冷的鸭绿江上,还有那封让心碎成万段的信纸随它们一起,顺着悲伤的河流飘向未知的终点。­

王卫国依旧写着一封封无法给爱人看到的书信,他把所有的不满都变成了杀敌的怒火。 ­

小时候,我因爷爷是个志愿军战士,而且还得过英雄胸章的志愿军。我总会在别的小朋友面前炫耀,骄傲的扬起头。爷爷一有空,就教我如何擒敌的招数。女孩突然把话转到这。我曾经问过爷爷,爷爷,爷爷,你杀过敌人吗?可爷爷凝挂沧桑又深邃的双眸中,总是闪烁着让人难以读懂的眼神。­

然后,爷爷不会再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抱起我。用手指着火一般的云彩,说:傻丫头,你看这云!这叫火烧云。爷爷告诉你个秘密,当我们一看到火烧云出现了,明天就会是个好天气喔!­

此时,我把目光也投向窗外。雨不知何时停了,天空重叠着一朵朵似火的云彩。一片片,一片片。­

这不仅,让我想起了那个满山都开满了艳红金达莱的国家,就像这天边的火烧云,一片片的它们是否也能一路烧到清澈的鸭绿江边,然后带着他们未完成的爱恋,去找回那封被谁恶意篡写的信笺。­

城市很小,小到我们可以触手可及。我深有感触地说。 此时,我也豁然明白了,为什么我的爷爷会对离世的奶奶说,对不起。­

也许,信在他们眼里早已不在是一封普通的信了,而是一颗心!(完)


回味依旧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城市很小,小到触手可及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文笔很好!
    sky2011-10-27 15:33 回复